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www.sezonghe.com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05 16:25:59

www.sezonghe.com

彼时的女孩,怎样长成如今的大人,时而木讷,时而情绪激烈,有时内心安静,有时却穷困窘迫。

想说一件事,大约初一的时候我还对人的美丑没有概念

这是个很奇怪的事情

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奇怪

那时候我苦恼的是别人说谁谁好看,我居然不知道她到底好看不好看,也不知道自己长的好不好看,好特别的一段时间啊

以后也反复想过这件事,应该没记错

这样看来人最初是没有美丑概念,而是日后逐渐形成的审美标准吧

曾经是一个这样奇怪的女孩子

很怀念那样的时光,人人生而平等

什么时候觉得人好看的呢,一旦有了评判标准,也便失去了最初的自由

到现在虽不是外貌控,但还是受对外表观感的限制

还有一件印象深的事,是大约二年级的样子,老师家种了盆满天星,开满粉红色的小花,我们叫满天星(后来知道学名是酢浆草)

那时候,时兴学生自己往学校带花,养在教室外面的花坛里,老师也带来了这盆满天星

满天星的秸子和叶尝起来酸溜溜的,可以吃,对一个孩子来说有极大的吸引力

有一次忍不住摘了一叶,握在手心里,战战兢兢,而恰在这时,被一旁偷偷观察的女同学注意到了,她问我:“你手里拿的什么?让我看看

”被人撞破,心里的尴尬窘迫使我到现在还念念不忘

另一件小事,是在初一的时候,那时我还在老家读书,我们几个同学都很喜欢语文,可是我们也做了一件错事,为了老师提问时能回答出来,我们去老师教的另一个隔壁班级找同学借笔记,上课照着借来的笔记对答如流……不知是有同学打了小报告还是什么其他原因,有一天上课的时候,新授课(隔壁班还没上),语文老师专门来提问我,问课文的题目是什么结构形式,现在还记得应该是偏正结构,当时我却支吾着答不上来

老师怒了:“这么简单也不会?不是去隔壁班借笔记么?!”(模糊记得课文的题目是关于蜘蛛,百度了一通只找到一篇82年人教版初中语文第四册的一篇《蜘蛛》,但这个题目显然不是偏正结构

虽然未果,但是看到了很多古老的篇章,比如《小桔灯》、《香山红叶》、《荔枝蜜》《挖荠菜》……岁月风尘扑面而来

)我们语文老师李老师是个年轻男老师,平时脾气比较急躁

这次因为我顿时大发雷霆,把我的书直接从二楼扔到了楼下

我下课边哭着边捡书,觉得走过的同学都在看我的笑话,狼狈至极

这是对我影响极大的一件事

这两件小事都教会我要诚实,不能做错事

以至于现在长大了,都实诚的近乎愚,不敢做一点亏心事

浏览了一遍82版人教版语文课文目录之后,清楚地想起,转到新矿一中后,学的第一篇文章是《一件小事》,语文老师问:“谁能起来复述一遍课文?”我勇敢的举起了手,站起来流利的复述了一遍,结果同学们却都回头惊讶地看我

这时老师笑着说:“这位同学积极回答问题很好,但是以后注意回答问题要用普通话!”原来我还是讲家乡话的小土妞~语文老师姜老师是位很有亲和力的女老师,年龄应该不到30岁(这是现在回想给老师定义的年龄,上学时我似乎没有考虑过各位老师是多大年龄的人),个子不高,戴眼镜,教学很有方法,会让我们在下午作文课前找同学起来唱歌,活跃气氛,记得有男同学唱郑智化的《水手》,唱的非常动听

那时候真的很喜欢语文和姜老师

高中时的我印象深的事情是,高二时,我们分了文理班,大家疯传物理老师是个木匠出身,教我们文科班物理,题目讲不清楚,考试还会提前给我们漏一两道题,可想而知我们物理学的一塌糊涂

结果学校还让我们全体参加物理竞赛,还要交费参加

因为这,在课堂上和班主任顶撞起来,清楚记得自己当时说不愿意交钱,说打水漂还听个响声呢,而参加竞赛完全是毫无用处的浪费钱

结果后来就真的没让我们文科班参加这次竞赛,现在想起来有点小骄傲哦

(当时只是气愤,没觉得一丝的骄傲)

还有记得当时学校里让老师上课时要签到,我负责收发每天的签到表

有一天,班主任专门叫我到门外,说要给没来的老师签上到,比如历史老师,家离的远,晚自习来不了,还说其他班都给没来的老师签上了

我很不开心

当时语文老师丁老师正好让我们试写两篇文言文,我写了《生活两则》,其中一篇《签名》就是批评老师不负责任

(另一篇《温锅》,批评社会上送礼的不良风气,现在还能找得到,附在文后

)其实之所以敢说敢做,哪里只是因为年轻,确凿说来要感谢老师,感谢生活,他们呵护着一颗少不更事的心灵,让她生出勇气和胆识,让她以为到处天蓝水清,正义必胜

彼时的女孩,怎样长成如今的大人,时而木讷,时而情绪激烈,有时内心安静,有时却穷困窘迫

那个读遍了琼瑶所有小说还不止一遍的我,那个徜徉在三毛撒哈拉大漠风情的我,那个被武侠小说感染试写自己的武侠世界的我,那个正直敏锐的心灵,那个易感伤却很少为自己流泪的我……她们都去了哪儿?今天想起来去搜了席慕容的诗歌和散文

竟然看见青春二字,想逃,水过无痕,不曾意识到的青春,一定流落在哪儿悄悄哭泣吧

PS: 附文,仿文言体《温锅》一日父归,语家人曰:“闻矿长新迁,区内官员皆送礼

”父为副职,不在意

兄弟区会来访密语:“副职亦然

”问价,则曰:“150矣!”吾知不竟惊呼:“此贪官该斩矣!”父斥:“胡说!”大有不可声张之势

吾不敢多言

转尔两三天,父归,略奇:“钱已退矣

”吾乐:“恐其受礼夜不能寐矣!”既尔又问:“嫌少乎?”父答:“非,不知由矣

”二维码,欢迎关注,期待您的留言,评论,点赞,转发或者土豪小小打赏我一下

总有一个灵魂愿意听我(图片来自网络)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